:回眸2018年中国新闻学研究

2019-01-07 20:11:55 围观 : 96

  新技术环境下媒体的盈利增长和用户的付费意愿是学者们关注的焦点。禹建强等的实证分析发现,发行和广告收入在报业上市公司利润权重中逐年下降,游戏、动漫等“互联网+”概念成为利润增长点。张建中提出,随着智能语音设备的普及,人们的信息接收模式正被改变,一些新闻组织已经寻求在人工智能音响上播报新闻,传统媒体可从此入手创新叙事模式和新闻产品。辜晓进等人认为在移动优先环境下,美国报业App规模巨大,在品牌传播、整体传播、垂直传播等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中国报业App的发展具有很大的学习借鉴空间。

  算法机制和人工智能不但开始取代旧的把关人,成为新媒体新闻生产推送的主流方式,也渐渐深入到整个信息调查、传播和社会治理领域。算法和媒介的不断创新,引导传媒经济领域的盈利模式创新,并进一步产生新闻伦理与新闻教育领域的新问题。

  站在纪念中国新闻学创建百年的关口,中国新闻学学科地位的反思得到深化。曹林认为,来自外界“无学”的批评不足为惧,来自新闻学内部的“四重稀释”更有可能蛀空新闻学基础。这其中,“业界精英远离新闻学研究”,新闻业务教育趋向空心化,加剧了新闻理论空心化。而有研究者则提出应以马克思主义和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加快构建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新闻学,推动新时代新闻学理论研究的传承、丰富和发展,努力构建对哲学社会科学具有支撑作用的中国特色新闻学。

  从所有权和发布权来说,媒体已经走向自媒体化和融合发展。“融媒体化”也是本年度主流新媒体研究的逻辑起点。喻国明认为,融媒时代“传媒+”模式下的传播效能的聚合和转化是当下媒体研究的关键点,“电商+视频”“视链产品”“商业定制”等是传媒与传统产业结合的几种模式。

  改革开放的40年,是中国新闻学引入并借鉴传播学建立新闻传播学科、形成中国特色新闻学体系的40年。雷跃捷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理论已初具体系,是中国特色新闻学的核心部分;它是具有与时俱进理论品质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理论,将引领中国特色新闻学的学术、学科、话语体系建设以及将引领中国特色新闻学跻身世界学术之林。

  2018年是中国新闻学研究值得纪念的重要年份。它不仅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而且是中国新闻学研究与新闻教育诞生100周年,还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正是以纪念这些重要年份为契机,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的引领下,中国新闻学的史论、业务等方面研究均有所突破和创新。

  杨保军等人从研究对象、研究主体、研究方法与研究成果四个方面比较详尽地梳理总结了新闻理论研究的当代中国特征,提出唯有承认中国特征、尊重中国特征、厚植中国特征,才能不断丰富和完善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中国新闻理论体系。他还从新闻规律的角度加强中国新闻学的理论建设,发表了一系列新闻规律的理论文章,探讨了新闻规律的实质、个性特征、形成机制、生命周期以及新闻规律视野中的传播主题分析。

  改革开放的40年,是中国新闻业取得巨大成就、发展最为迅速的40年。中国新闻业建立了多种类、多层次、多功能、多样化的新闻媒介网络,形成了高科技、现代化的新闻传播体系。新技术重新建构着媒体与社会,也在重构从新闻生产到新闻消费、反馈的整个新闻业务链条。2018年,人工智能、算法、融媒话题等成为新闻业务研究的新关注点。彭兰将这一新趋势总结为“以智能化驱动的内容生产2.0,以算法为核心的内容分发2.0,个性化与社交化交织、消费与生产一体的内容消费2.0”,三者互相渗透、驱动,共同推动了一场新内容革命。而李良荣注意到,网民结构的变化也将带来传播格局的改变。

  技术的发展必须遵守人类社会的伦理,回归人的需求和情感。算法机制本身深具“工具理性”的特点,也带来了新闻生产伦理的反思,这就使得在新闻生产中强调“人的主体性”格外重要。陈昌凤等人认为,人工智能技术本质上是对人的思维的模拟,在新闻传播领域,为避免“算法式分发”导致的不良后果,应坚持“以人为本”,坚持技术的发展应从人的需求出发。杜骏飞则呼吁“新闻是人,新闻学是人学,努力促进新闻价值观向人本主义转向”。